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加拿大其它文章 >加拿大子女教育
中国的问题孩子,为何在移民加拿大后变成天才少年?
\

       在我妈的眼里,我曾是个“问题孩子”,一天到晚傻乎乎的,“一说吃就来劲,一说学习就打蔫儿”。那会儿,我体重120公斤,白白胖胖,像头大象,自己也感觉好事没我的份儿,虽说整天也在傻笑着,其实心里挺自卑。
 
       在2001年的春节,老爸老妈带我来到加拿大,至此,就像歌里唱的那样,“我的生活从此变了样”。我要说,加拿大的鼓励式教育让我受益匪浅。
 
       永远说学生“wonderful”
 
       刚到加拿大时,我住在大温哥华地区的素里市。与繁华的温哥华相比,这边比较“寂寞”。我妈也没像一些中国家长那样,非要把我往重点学校里面塞,只给我就近找了个中学,离家3分钟的路,第二天就去报到了。
 
       接待我们的老师挺友好,看我们英语费劲,还找来一个华人学生当翻译。此兄英文名叫Bobby,来自广州的实验中学,比我高两级,仅在加拿大学习两年,已经是全校的学习尖子了。老师告诉我们,目前学校里就是我和Bobby是以中文为第一语言的学生。
 
       老师交代了一阵后,老妈就走了,Bobby也回班上课了。我一下陷在了什么也听不懂的鸟语的汪洋大海中,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大海中上下扑腾,没着没落。
 
       但没扑腾几下,我的脚就有了落地的感觉,是我的英语老师Mrs.C的鼓励托住了我。
 
       Mrs.C是我的英文辅导老师,自从我到了她的班里,这位白人女老师好像永远在对我说:“wonderful!”我觉得自己都成了她眼里最棒的学生。正是她,鼓起了我的自信心。
 
        赞美毫不吝啬,视学生为“天才”
 
       除英语ESL课程(将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课程)外,我直接进入了九年级(相当于初三),还要学习数学、物理等课程。
 
       我记得自己走进数学教室时,心里挺紧张,因为仍然听不懂。但是老师Mrs.Lammer拿出的数学题我会做。像2X=4,X是几?
 
       我马上就知道是2,而其他同学还要算几分钟;老师再出4X=2,同学还在讨论,我已经写出来“1/2”。老师不让我展示答案,这帮同学居然算一整天!
 
       第二天,老师讲题,并高度赞扬我,随后又拿出整学期要学的题目让我做,我当堂完成。这下,我火了,班里同学满楼道嚷嚷,班里来了个数学“genius”(天 才)!我自己也明白,不就是初一那点东西吗?怎么就成天才了?可巨大的光荣感还是油然而生,接着我就痛下决心:绝不能辜负同学和老师的信任。
 
      后来,老师让我当八年级数学课的辅导员。记得当时他们正学分数,讲“1/2+1/2=?”,许多同学不明白,有说1/4的,有说2/4的。
 
       我照着小时候中国老师给我讲的方法,将一个面包掰成了两半,拿到大家面前,说半个面包加半个面包就是一个面包。
 
       这个方法让所有同学恍然大悟,令全班同学惊呼 “啊,Lake(我的英文名)!genius!”那年,在学期结束时,校长给我颁发“数学天才奖”。这一切,对我这个初来乍到、英文“二五眼”的学生来 说,是何等的荣耀!
 
      成绩差不歧视,鼓励人也讲智慧
 
       社会学课是文科,包括的范围很广。书中涉及了中国的计划生育、非洲的救贫减灾、欧洲的经济发展,还有“二战”历史等过去在中国课本里很少涉及的话题。
 
       书中不仅告诉我们这些国家发生了什么,老师还要我们考虑那里的政策是否合理。第一天我就看出Mr.Carr的课一定讲得很生动,不然同学们不会总发 出一阵阵笑声。可我就是听不明白,想笑都跟不上点儿!
 
       就在心里打鼓这课怎么上时,Mr.Carr突然走到了我面前,拍着我的肩膀,说:“Lake不用着急,这门课我叫你及格了。”他看我没反应,又 说,“要努 力,说不定还是B呢!”接着又指着另外两个同学说:“这俩也可以及格。”其实那两个同学会英语,他这样说可能为不让我孤单,不让我有另类感。
 
       回家一跟我妈说,我妈妈也非常的感动。后来,我在课堂上感到老师对我好,也来劲了,认真做作业,积极发言,老师也及时给我鼓励。大家猜这门课结业时,我的分数是多少?是A!连老师都不相信,一个不会英文、第一年来加拿大的学生,文科居然是A!
 
       在加拿大的第一年里,我遇到这样几位老师。这些老师毫不吝惜他们的微笑,毫不吝惜他们的鼓励,毫不吝惜他们的拥抱。他们的善良、真诚,让我获得从没有过的自尊、自信和自爱,唤起了我对学习的兴趣和成为一个“好学生”的强烈愿望,我真是十二万分地感谢他们。
 
       物理课上成明星
 
       物理是我很喜欢的一门课,但它毕竟不像数学有个式子就明白,我听不懂只能干坐着,觉得很没劲,无精打采的。
 
       有一天,物理老师Mr.Decman不知是怎么知道了我有辆车,以后上课时所有的例子中便会提到“Lake’scar”(Lake的车)。
 
       我坐在那里,整节课在听着自己的名字,也不困了,瞪大眼睛就等着老师说我的车怎么了。他讲曲线,一会儿Lake’scar在高峰,一会儿 Lake’s car在谷底;讲动力,一会儿Lake’scar快了,一会儿又慢了。不论他讲什么,都是我,都是我的车!Lake’scar在引导着课堂 的话题,牵引着大家的思路。
 
       就这样,老师用我当例子,讲了两年的物理课,而且其中再没用过其他同学的名字。我在他的课堂上,真真正正成了明星。我跟老师也成了好朋友。
 
       妈妈心语:自卑就这样消失了
 
      漠子上的中学开始时叫Kwantlen park secondary,一年后,政府把它和另外两个学校合并了,叫Kwantlen park secondary,属于加拿大最普通的一所中学。但是这样一所学校,老师的善良、校舍的整洁、教育的得法,让我们国内的许多重点学校相形见绌。
 
       漠子在国内上的是一所“重点”小学,是一所多少人想送礼,想走后门,挤都挤不进的学校。但就在那里,我亲眼看到了老师将本子摔向一个孩子的脸上,就因为他写得不工整。
 
       我亲眼见到老师让全班同学抄100遍课文,就因为有人上课说话,结果孩子抄课文到天亮都抄不完,不敢去上学;我亲眼见到老师把孩子叫到楼道罚站,就因为这次 考试没有上次分数高。我不能说国内的老师不好,因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好,是为了其今后能考上好中学、好大学。
 
       但是我要说,我们的老师功利心太重了,他们把自己的职位、自己的升迁、自己的奖金与孩子的分数挂到一起了,这么一挂,哪能不急!
 
       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,原来国外跟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教育方法。
 
       举个例子。作为家长,我跟国内的老师一样,看孩子的缺点多,提的要求也多。我常跟漠子说,要向Bobby学习,门门功课争取A,没事少出门,在家多看书,多学习。
 
        一天,漠子回家对我说:“妈,Mrs.C让我跟你谈一谈。”我问:“谈什么?”儿子说:“我跟Mrs.C说了,我妈对我不满意,总拿我 跟Bobby比,说我不如他。”说到这,儿子故做神秘状,问我:“你猜Mrs.C怎么说?”我问:“怎么说?”
 
       儿子一本正经跟我说:“Mrs.C说,你妈妈不对,根本不应拿Lake与Bobby比。因为Lake是Lake,Bobby是Bobby,各有各的优点。
 
       的确,Bobby学习严谨,成绩好,但他没有Lake这么受欢迎。全校同学哪个能像Lake这么幽默,这么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欢迎呢?”听了Mrs.C的一番话,我对老师这么看问题感到十分宽慰。
 
        儿子的自卑在加拿大老师的鼓励下一天天去除,自信心也一天天增长。他变得勤快了,变得活跃了,变得“臭美”了,变得“爱出风头”了。
 
       他努力减 肥,从120公斤,减到80公斤;他参加了演剧活动,自编自演小品,还拍录像到各班播放;晚会上,他敢跳上椅子,指挥大家唱“狮子王”。
 
       上了大学,在 “5-12”汶川地震后,他在艾伯塔大学组织赈灾义演,发动募捐活动,号召了五六百学生前来捐款,居然获得了加拿大政府的关注和支持——在学生捐款的数额上再捐一倍的数额(共获得3万加元的捐款),还被多家电视台报道。
 

\

加中寰球移民-专业移民服务, 欢迎您来电咨询400-660-1806


\   \

 


©1995-2017 加中寰球移民 京ICP备05047862号 移民咨询热线:400-660-1806.